林曼有著小鎮姑娘的一切特質,勤奮、踏實、敏感而又羞於表達。
  這些特點在高速運轉的城市節奏里顯得有些陳舊。大概骨子裡缺乏強勢的基因,求職季的林曼總是鎩羽而歸。手中的北京“211”高校會計學畢業文憑並沒有給她帶來更多的機會,相反,卻成了她質疑自己的證據:“書沒少看,學也沒少學,辛辛苦苦學了四年,到頭來一事無成。”在找工作最煎熬的日子里,她甚至想過用最愚蠢的方式結束所有的痛苦,終因缺乏勇氣而沒有讓悲劇延續。
  林曼的找工作之旅是從去年8月開始啟動的。這趟旅程的終點直白而又現實——北京戶口。在回憶過去8個月找工作的目標時,林曼顯示出了少有的堅定,“目標就是戶口。”這種堅定來自父母的意志,“爸媽不希望我在北京‘漂’著,也是為了下一代好,一定要找個能解決北京戶口的工作。”
  要拿到北京戶口成為找工作迷茫期唯一確定的東西。在林曼和她的家人眼裡,考公務員是最穩妥的選擇。去年8月,林曼在家裡準備了一個月的公務員考試;9月,校園招聘陸續開始,她回到校園,一邊投簡歷,一邊繼續複習公務員考試;11月,參加國家公務員考試;12月,參加北京市公務員考試……
  在獲得零零散散的筆試、面試機會之前,林曼一共投了幾十份簡歷,“每次從同學口中聽說哪家公司開始面試的消息,而我又沒有收到通知時,特別失望。”彼時,林曼的室友中,一位已經保送了中國人民大學的研究生,一位正在準備考研而每天過得異常充實,一位在準備出國讀書,還有一位也在找工作,投了四大會計師事務所,筆試面試經歷頗豐。
  兩手空空的林曼愈發焦躁不安了。“那會兒半夜睡不著覺,躲在帘子後面哭,第二天醒來腫著眼去圖書館準備公務員考試……”仔細數來,林曼一共參加過4場企業的面試,均以失敗告終。
  無領導小組討論是近來招聘中常見的環節。它採用情景模擬的方式對考生進行集體面試。討論過程中不指定誰是領導,也不指定受測者應坐的位置,讓受測者自行安排組織,評價者來觀測考生的組織協調能力、口頭表達能力、辯論的說服能力等各方面的能力和素質是否達到擬任崗位的要求。這個環節是林曼的“死穴”。因為不善於表達自己,林曼總是“搶不上話”,又時常羞於在陌生人面前闡釋自己的觀點。
  在參加工商銀行的面試時,林曼先和另外兩位應聘者一起面對3位考官,做完自我介紹後,他們被要求回答一個問題:收入、發展前景和自身素質的提高,在找工作時最應該看重哪一項?林曼最後一個發言,“不會搶,這種問題大家能想到的答案都大同小異,最後一個發言基本就沒什麼新意可說了。”林曼回憶起當時的場景,覺得自己並沒有吸引到考官的註意,她猜測考官應該比較喜歡在場的一位男應聘者,“他看起來很外向,能說會道。”
  在緊隨而來的第二輪面試里,5個人一組,宣傳一項活動,林曼要和同伴設計出一個方案。幾個組同時進行無領導小組討論,面試官在一旁巡視觀察。由於之前候場時和隊友有所溝通,熟悉了一些,林曼覺得這次自己的表現更加自然,有所進步,在參與度上提高了許多。
  但林曼第二天依然沒有收到企盼中的錄取短信。“為什麼別人能找到工作,你卻找不到,一定是實力問題。”林曼陷入了自我否定的怪圈,缺乏自信使自己看起來“氣場不夠強大”,在面試過程中需要迅速表現自己的短短幾分鐘里,無法給面試官留下更深的印象,失敗在所難免,卻又更加固了“自己不行”的認知,變得更加缺乏自信。
  這個在討論中會因為與別人同時站起來發言而立馬坐下的羞澀姑娘,曾在實習過程中,差點被錄取。林曼曾在聯想公司實習了一個月,“當時帶我的姐姐說,如果做下去應該能留下來工作。”林曼挺喜歡聯想的工作氛圍,嚴謹又不失活力,薪資待遇也不錯,在跟家裡人溝通之後,她卻最終選擇了離開,原因很單純,因為聯想不能為她解決北京戶口。
  在之後的找工作過程中,林曼一直不順,“找不著工作的心情是別人勸也勸不好的,只能自己在那沮喪。”她一度覺得,經歷過大四,找到工作的人實在太厲害了。在她眼裡,找工作的過程要比高考困難得多,“高考的時候,因為成績還可以,有明確的方向和知道自己能去哪裡上大學;找工作時完全不知道未來在哪兒。”
  好在林曼通過了“國考”和“京考”的筆試。因為找其他工作的路看起來都走不通,林曼更加重視公務員的面試機會。“因為別無選擇,所以有些孤註一擲。”她還特意花了5800元報名了培訓機構的公務員面試培訓,為期一周,起碼在心理上起了些作用。
  今年2月“京考”的面試結果出來,林曼沒過,又是一次晴天霹靂。目前剩下的唯一機會就是3月份的“國考”面試。林曼已經不清楚自己脆弱的心臟還能承受多少打擊。唯一讓她回歸平靜的方式是繼續投入規律的生活。每天早上7點半去圖書館,一待就是一天,晚上9點40分圖書館關門再回宿舍。
 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3月9日走進“國考”的面試考場。第二天面試成績就出來了,林曼沒有去查結果,“因為只能看到自己的分數,看不到別人的,沒有意義。”等待最終結果的過程顯得漫長而煎熬,她甚至跑去雍和宮拜了拜,這個北京市內最大的藏傳佛教寺院承載了無數的祈願。14日,林曼的手機上收到了一條短信,“恭喜進入北京國稅2014年公務員招錄體檢環節……”興奮感從握著手機的手指傳遍全身,她立即把短信轉發給了媽媽,隨即訂票回了家。在找工作無果的日子里,林曼有兩個月沒回家,往常,她是每隔兩周就會往家跑一趟的孩子,這次終於積攢了回家的勇氣。
  “我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。”林曼在上高中時,曾經對公務員特別不屑,“‘我才不要做公務員呢’,高中的時候我就這麼說過,覺得那是個很清閑又沒太大意義的工作。”但她現在已經開始學會接受這個職業,並且像所有入職前的新人一樣,對未來充滿遐想與期待。
  “如果真的有一天不喜歡這個職業了,也不能怪別人,是自己不夠好找不到其他的選擇。”林曼重覆了兩遍這句話,更像是在安慰自己。
  (應採訪對象要求,文中林曼為化名)  (原標題:就想有個北京戶口)
創作者介紹

噴火女

rp66rphjl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